小姐妹(1)

求职攻略 阅读(851)
?

  姐姐和妹妹相差八岁,一样的蘑菇头、圆脸、大眼,姐姐时时处处看护着妹妹,妹妹喜欢黏着姐姐。

  佛说,两个人能在红尘中相遇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试问,今生作为姐妹需要多少的缘份?可这两个小姐妹是一对欢喜冤家。

  姐姐暑假升高一,妹妹也成为一年级小学生。平时,姐姐周末回来一趟,妹妹望眼欲穿,在收到姐姐蛋糕、水果等好吃的之后,和姐姐亲热半天。姐姐说什么,妹妹言听计从。

  “喻喻!去给姐姐拖鞋拿来!”小姐姐喊妹妹帮忙。

  “马上!”妹妹很快拿了一双拖鞋过去。

  父亲切瓜吃,妹妹先挑瓜心里的一块更甜的瓜给找小姐姐送去。母亲做好饭,小姐姐给妹妹舀饭,顺便调一汤匙妹妹喜欢吃的白糖。

  小姐姐看电视,妹妹坐到小姐姐腿上。小姐姐去公园玩,妹妹拿两瓶酸奶飞快地撵去,到转弯处却不见了小姐姐,原来是小姐姐躲藏起来了,看到妹妹差点哭出声来,小姐姐背起妹妹就走,妹妹破涕为笑。

  当母亲的我看到小姐妹俩亲密无间,自然心情舒畅,脸上浮笑。

  可是好景不长,小姐妹俩开始了“掐架”,妹妹开始招惹小姐姐,不是偷偷摸摸打一下姐姐,就是到我跟前说小姐姐在拿手机“玩游戏”,甚至拿起姐姐的作业本画起了图画。

  “停下来!不要画!我的作业本!”小姐姐赶紧制止,但看到本子上已经画上的抽象派图画,不由火冒三丈。

  小姐姐是真的生气了!小脸涨得通红,柳眉倒竖,一声吆喝“转过身!走!”一边抓起妹妹的裙子一角,就拉到了里屋床边。

  “转过身去!”随着小姐姐的喊声,虚张声势的打屁股声音响起,我看到小姐姐拿刷子疙瘩的手举得高高的,打的声音不大。小姐姐边打边问“还动姐姐的作业了吗?说!”

  “不敢了!”妹妹终于哭出了声,小姐姐的教训才到此结束。

  妹妹到我跟前告状,小姐姐紧随其后,姐姐妹妹都有理。

  我只能教育小姐姐爱护妹妹,同时说小的不要去小姐姐跟前找事。此时,感觉岁月不静好,家里鸡飞狗跳。

  当我为小姐姐不知道让着妹妹,妹妹还总喜欢小姐姐麻烦而心生烦恼,她俩又一块玩双人游戏了,嘻嘻哈哈的笑声好像刚才的打闹是场梦。

  母亲不需要理清小姐姐和妹妹的家务事,她们俩的打打闹闹也是一场爱的游戏,试问谁家的小姐妹不是在争吵中长大懂事,到各自成家之后感情深厚?

  看多了小姐姐和妹妹之间的分分合合,我想起我和姐姐小时侯的故事。姐姐大我五岁,从小就懂事,我却比较娇惯。

  父母整天忙于家务没空看我,姐姐便担负起了照看我的重担。五岁时,操心我睡醒后叫母亲;六岁多一些,抱我,拉着我的小手学习走路;七八岁时,背着我上山放牛……

  96

  陕县2932沈莉红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5

  2019.08.03 22:26

  字数 1001

  姐姐和妹妹相差八岁,一样的蘑菇头、圆脸、大眼,姐姐时时处处看护着妹妹,妹妹喜欢黏着姐姐。

  佛说,两个人能在红尘中相遇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试问,今生作为姐妹需要多少的缘份?可这两个小姐妹是一对欢喜冤家。

  姐姐暑假升高一,妹妹也成为一年级小学生。平时,姐姐周末回来一趟,妹妹望眼欲穿,在收到姐姐蛋糕、水果等好吃的之后,和姐姐亲热半天。姐姐说什么,妹妹言听计从。

  “喻喻!去给姐姐拖鞋拿来!”小姐姐喊妹妹帮忙。

  “马上!”妹妹很快拿了一双拖鞋过去。

  父亲切瓜吃,妹妹先挑瓜心里的一块更甜的瓜给找小姐姐送去。母亲做好饭,小姐姐给妹妹舀饭,顺便调一汤匙妹妹喜欢吃的白糖。

  小姐姐看电视,妹妹坐到小姐姐腿上。小姐姐去公园玩,妹妹拿两瓶酸奶飞快地撵去,到转弯处却不见了小姐姐,原来是小姐姐躲藏起来了,看到妹妹差点哭出声来,小姐姐背起妹妹就走,妹妹破涕为笑。

  当母亲的我看到小姐妹俩亲密无间,自然心情舒畅,脸上浮笑。

  可是好景不长,小姐妹俩开始了“掐架”,妹妹开始招惹小姐姐,不是偷偷摸摸打一下姐姐,就是到我跟前说小姐姐在拿手机“玩游戏”,甚至拿起姐姐的作业本画起了图画。

  “停下来!不要画!我的作业本!”小姐姐赶紧制止,但看到本子上已经画上的抽象派图画,不由火冒三丈。

  小姐姐是真的生气了!小脸涨得通红,柳眉倒竖,一声吆喝“转过身!走!”一边抓起妹妹的裙子一角,就拉到了里屋床边。

  “转过身去!”随着小姐姐的喊声,虚张声势的打屁股声音响起,我看到小姐姐拿刷子疙瘩的手举得高高的,打的声音不大。小姐姐边打边问“还动姐姐的作业了吗?说!”

  “不敢了!”妹妹终于哭出了声,小姐姐的教训才到此结束。

  妹妹到我跟前告状,小姐姐紧随其后,姐姐妹妹都有理。

  我只能教育小姐姐爱护妹妹,同时说小的不要去小姐姐跟前找事。此时,感觉岁月不静好,家里鸡飞狗跳。

  当我为小姐姐不知道让着妹妹,妹妹还总喜欢小姐姐麻烦而心生烦恼,她俩又一块玩双人游戏了,嘻嘻哈哈的笑声好像刚才的打闹是场梦。

  母亲不需要理清小姐姐和妹妹的家务事,她们俩的打打闹闹也是一场爱的游戏,试问谁家的小姐妹不是在争吵中长大懂事,到各自成家之后感情深厚?

  看多了小姐姐和妹妹之间的分分合合,我想起我和姐姐小时侯的故事。姐姐大我五岁,从小就懂事,我却比较娇惯。

  父母整天忙于家务没空看我,姐姐便担负起了照看我的重担。五岁时,操心我睡醒后叫母亲;六岁多一些,抱我,拉着我的小手学习走路;七八岁时,背着我上山放牛……

  姐姐和妹妹相差八岁,一样的蘑菇头、圆脸、大眼,姐姐时时处处看护着妹妹,妹妹喜欢黏着姐姐。

  佛说,两个人能在红尘中相遇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试问,今生作为姐妹需要多少的缘份?可这两个小姐妹是一对欢喜冤家。

  姐姐暑假升高一,妹妹也成为一年级小学生。平时,姐姐周末回来一趟,妹妹望眼欲穿,在收到姐姐蛋糕、水果等好吃的之后,和姐姐亲热半天。姐姐说什么,妹妹言听计从。

  “喻喻!去给姐姐拖鞋拿来!”小姐姐喊妹妹帮忙。

  “马上!”妹妹很快拿了一双拖鞋过去。

  父亲切瓜吃,妹妹先挑瓜心里的一块更甜的瓜给找小姐姐送去。母亲做好饭,小姐姐给妹妹舀饭,顺便调一汤匙妹妹喜欢吃的白糖。

  小姐姐看电视,妹妹坐到小姐姐腿上。小姐姐去公园玩,妹妹拿两瓶酸奶飞快地撵去,到转弯处却不见了小姐姐,原来是小姐姐躲藏起来了,看到妹妹差点哭出声来,小姐姐背起妹妹就走,妹妹破涕为笑。

  当母亲的我看到小姐妹俩亲密无间,自然心情舒畅,脸上浮笑。

  可是好景不长,小姐妹俩开始了“掐架”,妹妹开始招惹小姐姐,不是偷偷摸摸打一下姐姐,就是到我跟前说小姐姐在拿手机“玩游戏”,甚至拿起姐姐的作业本画起了图画。

  “停下来!不要画!我的作业本!”小姐姐赶紧制止,但看到本子上已经画上的抽象派图画,不由火冒三丈。

  小姐姐是真的生气了!小脸涨得通红,柳眉倒竖,一声吆喝“转过身!走!”一边抓起妹妹的裙子一角,就拉到了里屋床边。

  “转过身去!”随着小姐姐的喊声,虚张声势的打屁股声音响起,我看到小姐姐拿刷子疙瘩的手举得高高的,打的声音不大。小姐姐边打边问“还动姐姐的作业了吗?说!”

  “不敢了!”妹妹终于哭出了声,小姐姐的教训才到此结束。

  妹妹到我跟前告状,小姐姐紧随其后,姐姐妹妹都有理。

  我只能教育小姐姐爱护妹妹,同时说小的不要去小姐姐跟前找事。此时,感觉岁月不静好,家里鸡飞狗跳。

  当我为小姐姐不知道让着妹妹,妹妹还总喜欢小姐姐麻烦而心生烦恼,她俩又一块玩双人游戏了,嘻嘻哈哈的笑声好像刚才的打闹是场梦。

  母亲不需要理清小姐姐和妹妹的家务事,她们俩的打打闹闹也是一场爱的游戏,试问谁家的小姐妹不是在争吵中长大懂事,到各自成家之后感情深厚?

  看多了小姐姐和妹妹之间的分分合合,我想起我和姐姐小时侯的故事。姐姐大我五岁,从小就懂事,我却比较娇惯。

  父母整天忙于家务没空看我,姐姐便担负起了照看我的重担。五岁时,操心我睡醒后叫母亲;六岁多一些,抱我,拉着我的小手学习走路;七八岁时,背着我上山放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