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恶狗岭是必经之路,需要亲人准备五谷杂粮方可通过

励志文章 阅读(1110)

  小说:金鸡恶狗岭是必经之路,需要亲人准备五谷杂粮方可通过

  这里的空旷无比,我们刚刚经过的通道,实际上在一个黑漆漆的山崖里面。抬头望去,只见这这个山崖开启了很多的洞口,每个洞口的下方还有一个类似坦克的炮管一般,这个炮管的管径粗大无比。此刻我们看见右前方的那个洞口下方,炮管的管筒已经连上了洞口,哪里正呼呼吹风,不停的朝着上泵着东西。我这才知道刚才那些食物,就是从这个炮管推上去的。像这样的投递口,在山崖上有十几个,投递口连接着第三层空间不同的河中,我们刚刚通过的浮尸河仅仅是这里的一条,这也从侧面说明,第三次空间的河很多哦!

  不管身后的事情了,还是看看我们即将面对的世界吧,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阴曹地府。我们边上有几个暗红色的风灯,此地稍稍有点风,灯下方的那两条白色的丝带也是来回起起伏伏,像一个长须老人一样。

  光线比较昏暗,难以看清脚下的道路,周吴郑急忙走上前去,对着灯默念了一会,须臾间,整条通道光线亮了许多。

  “周大哥本事很厉害的!这样也可以?”张佳佳惊讶地说道。

  “你忘了么,我是火魔的子孙啊,这些都是我的同伴呢?”周吴郑说道。

  “对了,对了,我搞忘记了!”张佳佳有些不好意思道。

  孙荣见我们都聚齐了,神秘地说着:“我们到了,往前走一点,就是望乡台了!”

  我听说过这望乡台是阴间的第三站,一般人走出了黄泉路便上了望乡台。可是我们在这这里并没有经过黄泉路啊?我疑惑地问着孙荣。他指了指我们前方的那条黑路。

  “你们看,那条黑路就是黄泉路,我们其实在幽冥界的第一层空间就已经来过了!其实他们也是连着的!”孙荣道。

  “早知道,我们直接从冥河里过来就好了哦!”刘明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想多了,按照你们的能力,是斗不过冥河王的,活人来此,只有我们经过的那条通道,没有其他的路!”孙荣说道。

  “走吧,我们朝前走吧,恭喜你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这个阴曹地府!”周吴郑高兴地看着我们道。

  周吴郑和孙荣两个人一前一后,我们也只好紧紧跟随,并不敢远离半步,走了一会,渐渐的周围的光线也强了许多,总体的感觉是灰蒙蒙阴沉沉的,虽然有一些白光,但周遭却显得有点发冷,呼出的是白气。

  “你们放心吧,阴曹地府还是非常安全,除了前方的金鸡山和恶狗岭,这里并没有什么类似幽冥界的那些个猛兽和怪物!但是你们千万要记住,不要和自己不熟的鬼魂说话!否则他们会缠着你们的!”周吴郑道。

  我们三个人点了点头,张佳佳却紧紧地拉着我的衣角,紧紧地跟着我身后。

  一路上有很多的分岔路口,不少人也纷纷地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我看见有些人面容凄苦悲戚,有些人哭哭啼啼,也有一些面无表情,但都不停地朝着身后看过去,可惜我什么也看不到。

  “列好队,不要杂乱!一个接一个!既然来了,就不要多想了!”最前方的一个长亭中一个白面人手执一直大白旗帜吆喝道。

  亭子下方是有个巨大的石块,书写三个赤红大字‘望乡台’。传说这望乡台是南无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体恤芸芸众生不愿死亡、惦念家中亲人的真情实意,特意设置而成。目的是让亡故的灵魂,站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自己的家乡和自己的亲人。站上了望乡台,一般所有的魂魄都能看到自己阳世的家宅和亲朋好友,能看到生前所有人的真面目,还看到了自己已经死亡的肉身躺在那里。老话说道:‘孤魂野鬼一到望乡台,远望家乡就回不来。’

  我们来到望乡台上,其实这里是一个长亭,有点长亭古道送别的感觉,鬼魂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和自己的前世今生彻底道别。

  “我的儿啊,娘再也见不到你了啊,你给我好好的活着啊!”这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呼喊,这个女人大约才二十几岁,我看见她浑身破裂,双腿已经折断,不知道她之前究竟遭遇过什么暴行。

  张佳佳无比动容,想要伸手去拉她,却被周吴郑阻止住了。

  “现在不要帮她,你不知道她的故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小心被她缠上!”

  孙荣也点了点头。

  “往前走哦,莫回头,过了望乡台,都跟我来了!”白面人眼见着我们一个个地站立在望乡台上,呼天唤地,连忙在两侧呼喊道。

  这里的场面极其令人悲伤,使人不禁潸然落泪。但是人固有一死,所有人最终都要来到这个地方,只不过我们的时候还未到而已。

  在白面人的催促下,我们跟随着一大群人默默地往前走。这伙人耷拉着脑袋,脚步像是被灌了铅一般,脚步沉重且迈不开步子。

  不多时,我们的耳边又传来了阵阵狗吠声,那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凶狠,听的人毛骨悚然,有点像是狗发怒时发出的那种龇牙咧嘴的声音。我们一般都知道的,这狗和鸡是阳间和阴间沟通的两个很重要的媒介,一般来说狗可以看到阴间的灵魂发出叫声,金鸡报晓则是通知夜间活动的鬼魂就必须避让阳光以免魂飞魄散。

  只见我们周围的这一群群的恶狗,目光凶横,满嘴钢牙,皮毛如钢丝一般坚硬,根根往上竖起,向我们身边的各路灵魂疯咬过去,不撕咬着脚就是不肯松口的。好在有些灵魂准备了不少鸡鱼肉,纷纷的丢过去。

  “啊,原来是这样的!备上三牲原来是给它们吃的!”我心思道。

  “快走!否则它们大部队马上就要来了!”孙荣朝着我们道,之后他忽然加快了步子,我们也是紧随其后。我扭过去去,后面可怜的人被恶狗咬的是体无完肤,有些人使出了浑身解数也难逃这恶狗的铁嘴钢牙,有的被咬断了腿,有的被扯断了脚,有的成了独臂,有的成了无头的躯干。

  幸好我们头上有点火气,这恶狗对我们有几分忌惮,直对着我们大叫,却不敢冲上来。

  “加快速度,等一下那几个判官看到我们的不同之处,定会大喊大叫的要抓住我们!”孙荣又道。

  “孙大哥,你看为什么有些人什么事情都没有?他们还敢去摸狗的头部?”张佳佳好奇道。

  “他们中的有些人是属狗的,还有一些是爱狗人士,他们的这些善行都会在头上有些标记,这个我们看不出来,只有狗才能看到!他们不用害怕!”孙荣道。

  “啊,早说呢,我是属狗的!我就不用这么跑呢?”刘明高兴道。

  “我告诉你们啊,如果谁在狗年杀了狗,或者吃了狗肉,那么今天就是他魂飞魄散的日子,尤其是那些屠杀狗的人,今天恐怕也要尝尝被狗撕咬的滋味。你们刚才也看到了,那些在这里断胳膊的缺腿的基本上都是这类人!所以啊,他们哭哭啼啼,其实不值得同情!”孙荣又道。

  幸好我不曾伤害过狗命,也不曾吃过狗肉,更谈不上杀过狗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天理迢迢,报应不爽。也就是说人们在人间做的种种善行或者干过的种种恶事,最终在阴界完全还给了你!

  走了大约半里路,我们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山谷。山谷中郁郁葱葱,不少参天大树苍翠挺拔,感觉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不少爬行动物慢慢悠悠地跟随在我们的身后,仿佛是等候着我们通过一般。

  忽然前方的天空忽然多了一抹金黄色,紧接着一声巨大的鸡鸣声响了起来。

  “这里怎么会有公鸡啼叫呢?”张佳佳好奇的问道。

  “前面那个就是有名的金鸡山啊,待会儿可能有一场战斗!”周吴郑道。

  “为什么要战斗啊?这不是阴曹地府天亮了吗?”刘明问道。

  “等着吧,你就知道了什么战斗!”周吴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