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青石碑45

创业指导 阅读(1338)


  有看官要问,来者何许人也?是两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汉子,说得明白一点,他俩是小西湖张屠夫的的两个儿子,一个是三儿子叫张三虎,一个是四儿子叫张四虎,张屠夫共有四个儿子,张三虎与张四虎就准备给王财主做上门女婿,再说得明白一点,张三虎是王大妹的未婚夫,张四虎是王大英的未婚夫,他俩从小跟着父亲杀猪卖肉,练得一身好力气。

  得知那些差役来捉拿王财主,他俩拿着斧子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张屠夫得知三虎、四虎赶到王家宅第去了,连忙唤了大虎、二虎也拿着斧子赶了过来。

  村庄里的乡亲得知差役来捉拿王财主也纷纷拿着便担、砍柴刀等家什赶到了王家宅第门口。因为王财主平常对佃户也关爱有加,所以王财主如今遭遇不测,那些佃户都看不过去了,纷纷伸手搭救王财主家人。

  再说陈一毛昂着头走到宅第门口,他看见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到处是手持家什的村民,大约有一二百号人。而他的那些差役都退缩到了墙头角落里了。

  “我们前来捉拿杀人犯王阿五,你们胆大包天啦?”陈一毛气急败坏。

  张三虎、张四虎手持斧子走上前去。

  “你血口喷人。”张三虎说。

  “你敢在这里撒野,就叫你的脑袋落地。”张四虎说。

  “你们想造反吗?我可以下令当场拘捕你们。”陈一毛还嘴硬,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在发虚了。

  这时,老牛倌跌跌撞撞走过来,哭着对张三虎、张四虎说:“虎儿啊,太太与两位千金被这些没人性的家伙掳着,现在天井里跪着,你们快去救她们吧,不然她们的衣服要被扒光了。”

  “如果你们真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我就要了你的脑袋。”张三虎举起斧子对陈一毛说。

  陈一毛吓得往后节节败退。

  张三虎、张四虎看见母女三人衣衫不整,抱着胸倦缩在天井里,神情狼狈不堪。“是哪几个欺负你们的?”张三虎怒不可遏。

  “你们指给我看,我杀了他!”张四虎说。

  “三虎、四虎,我的儿啊,你们来了就好了,你们若晚来一步,我们娘三个就惨了,多亏你们是及时雨啊,不过你们不要与他们争执啊,记得穷不跟富斗,富不跟官斗啊,我们斗不过他们啊。”王梅氏站立起来伸手拉住张三虎、张四虎,不让他们去追杀差役。

  众怒难犯,陈一毛见村庄的民众都护着王财主,就对那些差役扬扬手说:“我们走,到时再来收拾这些贱民。”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48.1

  2019.08.06 03:03

  字数 871

  有看官要问,来者何许人也?是两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汉子,说得明白一点,他俩是小西湖张屠夫的的两个儿子,一个是三儿子叫张三虎,一个是四儿子叫张四虎,张屠夫共有四个儿子,张三虎与张四虎就准备给王财主做上门女婿,再说得明白一点,张三虎是王大妹的未婚夫,张四虎是王大英的未婚夫,他俩从小跟着父亲杀猪卖肉,练得一身好力气。

  得知那些差役来捉拿王财主,他俩拿着斧子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张屠夫得知三虎、四虎赶到王家宅第去了,连忙唤了大虎、二虎也拿着斧子赶了过来。

  村庄里的乡亲得知差役来捉拿王财主也纷纷拿着便担、砍柴刀等家什赶到了王家宅第门口。因为王财主平常对佃户也关爱有加,所以王财主如今遭遇不测,那些佃户都看不过去了,纷纷伸手搭救王财主家人。

  再说陈一毛昂着头走到宅第门口,他看见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到处是手持家什的村民,大约有一二百号人。而他的那些差役都退缩到了墙头角落里了。

  “我们前来捉拿杀人犯王阿五,你们胆大包天啦?”陈一毛气急败坏。

  张三虎、张四虎手持斧子走上前去。

  “你血口喷人。”张三虎说。

  “你敢在这里撒野,就叫你的脑袋落地。”张四虎说。

  “你们想造反吗?我可以下令当场拘捕你们。”陈一毛还嘴硬,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在发虚了。

  这时,老牛倌跌跌撞撞走过来,哭着对张三虎、张四虎说:“虎儿啊,太太与两位千金被这些没人性的家伙掳着,现在天井里跪着,你们快去救她们吧,不然她们的衣服要被扒光了。”

  “如果你们真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我就要了你的脑袋。”张三虎举起斧子对陈一毛说。

  陈一毛吓得往后节节败退。

  张三虎、张四虎看见母女三人衣衫不整,抱着胸倦缩在天井里,神情狼狈不堪。“是哪几个欺负你们的?”张三虎怒不可遏。

  “你们指给我看,我杀了他!”张四虎说。

  “三虎、四虎,我的儿啊,你们来了就好了,你们若晚来一步,我们娘三个就惨了,多亏你们是及时雨啊,不过你们不要与他们争执啊,记得穷不跟富斗,富不跟官斗啊,我们斗不过他们啊。”王梅氏站立起来伸手拉住张三虎、张四虎,不让他们去追杀差役。

  众怒难犯,陈一毛见村庄的民众都护着王财主,就对那些差役扬扬手说:“我们走,到时再来收拾这些贱民。”

  有看官要问,来者何许人也?是两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汉子,说得明白一点,他俩是小西湖张屠夫的的两个儿子,一个是三儿子叫张三虎,一个是四儿子叫张四虎,张屠夫共有四个儿子,张三虎与张四虎就准备给王财主做上门女婿,再说得明白一点,张三虎是王大妹的未婚夫,张四虎是王大英的未婚夫,他俩从小跟着父亲杀猪卖肉,练得一身好力气。

  得知那些差役来捉拿王财主,他俩拿着斧子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张屠夫得知三虎、四虎赶到王家宅第去了,连忙唤了大虎、二虎也拿着斧子赶了过来。

  村庄里的乡亲得知差役来捉拿王财主也纷纷拿着便担、砍柴刀等家什赶到了王家宅第门口。因为王财主平常对佃户也关爱有加,所以王财主如今遭遇不测,那些佃户都看不过去了,纷纷伸手搭救王财主家人。

  再说陈一毛昂着头走到宅第门口,他看见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到处是手持家什的村民,大约有一二百号人。而他的那些差役都退缩到了墙头角落里了。

  “我们前来捉拿杀人犯王阿五,你们胆大包天啦?”陈一毛气急败坏。

  张三虎、张四虎手持斧子走上前去。

  “你血口喷人。”张三虎说。

  “你敢在这里撒野,就叫你的脑袋落地。”张四虎说。

  “你们想造反吗?我可以下令当场拘捕你们。”陈一毛还嘴硬,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在发虚了。

  这时,老牛倌跌跌撞撞走过来,哭着对张三虎、张四虎说:“虎儿啊,太太与两位千金被这些没人性的家伙掳着,现在天井里跪着,你们快去救她们吧,不然她们的衣服要被扒光了。”

  “如果你们真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我就要了你的脑袋。”张三虎举起斧子对陈一毛说。

  陈一毛吓得往后节节败退。

  张三虎、张四虎看见母女三人衣衫不整,抱着胸倦缩在天井里,神情狼狈不堪。“是哪几个欺负你们的?”张三虎怒不可遏。

  “你们指给我看,我杀了他!”张四虎说。

  “三虎、四虎,我的儿啊,你们来了就好了,你们若晚来一步,我们娘三个就惨了,多亏你们是及时雨啊,不过你们不要与他们争执啊,记得穷不跟富斗,富不跟官斗啊,我们斗不过他们啊。”王梅氏站立起来伸手拉住张三虎、张四虎,不让他们去追杀差役。

  众怒难犯,陈一毛见村庄的民众都护着王财主,就对那些差役扬扬手说:“我们走,到时再来收拾这些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