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案件:小心,那个躲在卧室门后的陌生人

创业点子 阅读(929)

  

  从急诊室下班后,当了三十年护士的她,发现自己即将面对的是劈头而来的锤子……她能活着从自己家里逃出去吗?

  

  

  在医院急诊室当了三十年护士的苏珊(Susan Kuhnhausen)没有想到,疲惫而忙碌的工作结束后,她与死神的较量竟然还没有结束。

  下班后,她刚走进家门,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有人进过这间屋子。

  苏珊的直觉非常敏锐。横陈在桌上的一张纸条验证了她的判断。那是苏珊的丈夫迈克(Mike Kuhnhausen)留下的字迹:“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要去海边散个步。”

  如果是其他夫妻,这或许就是一段日常的小插曲。但对苏珊来说,这张纸条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因为她和迈克已经分居一段时间了。自从她提出离婚后,迈克始终无法接受这个决定,明明已经搬出去住了,每次闯入苏珊的住所依然如入无人之境。这次也是如此。

  苏珊感觉一股难以控制的怒火熊熊燃起。

  但毕竟是在腥风血雨的急诊室里待了这么多年,即使在盛怒之下,苏珊心中的警报依然没有解除。 她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其他异常。

  此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但屋子里的光线却显得有些过于暗淡。苏珊意识到,窗帘被拉上了。但是,每天早晨出门前,她都习惯把窗帘拉开再走——窗帘会是谁拉上的呢?难道是迈克?

  不,还有诡异的地方。卧室的门是关着的。

  苏珊有些好奇,打算推开门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种好奇,很快变成了恐惧——一个蓬头垢面、长发大胡子的陌生男人举着一把锤子正藏在门后,笑容满面地等着她,门一开,那把锤子便冲着她的脑袋呼啸而来。

  

  门后的大胡子,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图源:《镜报》

  

  和死神近距离接触的那一刹,很多人都会惊慌失措。

  即使内心早就有了警报,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大胡子还是瞬间从身体和精神上击倒了苏珊。他人高马大,大概有一米八,而苏珊只有一米六五,在大胡子的身高优势下几乎完全没来得及反抗。大胡子一边微笑着,一边疯狂攻击,苏珊感觉自己的头骨不断被锤子击中,血液喷溅而出。

  她本能地尖叫、呼救,但或许是距离太远、隔音太好,没有一个邻居听到她的求救。

  在极度的惊恐和无助中,一股奇异的平静感忽然向苏珊袭来。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长得像流浪汉的男人,其实和她在急诊室里遇到的那些喝多的、嗑药的、暴躁不安的病人和家属没有区别。她想起了岗位培训里的这样一条提醒——

  如果有人携带了武器,一定要尽可能靠近对方来降低伤害(If someone has a weapon, get close to them to limit the damage)。

  靠近对方。

  夺得武器。

  当血液还在继续喷溅的时候,苏珊已经下定决心自救。她一边试图躲开大胡子的攻击,一边冷静下来,试图接近那个挥舞的锤子。这看起来是一幕奇异的景象——被害人不仅没有往外逃跑,反而冲着凶手的方向逼近——在这间小小的卧室里,苏珊抱着不反抗就是死的念头,一边通过继续号叫求救干扰大胡子,一边在自己失血过多前争分夺秒地靠近他……

  忽然间,局势发生了逆转——苏珊成功把大胡子的锤子打脱手了。

  

  这把锤子上沾满了属于苏珊和大胡子的血迹。图源:参考资料1

  大胡子忍不住对苏珊赞叹了一句:“你很强壮!”

  但这不意味着他打算就此收手。相反,他的眼神里有一种野兽般的杀戮欲望,苏珊的反抗反而让他变得更为凶残——苏珊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大胡子绝不是什么偶然闯空门的流浪汉,他,就是 专门来杀死自己 的。

  苏珊飞快抢过地上的锤子,和发狂的大胡子扭打成一团。她记得父亲曾经告诉过她,如果你要用锤子发起进攻,那么最有杀伤力的部分,不是锤头,而是带有分叉的那个锤尾。有那么三四次,她成功地压在了大胡子的身上,用锤尾努力击打大胡子的脑袋。

  苏珊的体格,在女性当中的确已经属于比较强壮的类型了。但即便如此,大胡子依然拥有她无法匹敌的身体优势,苏珊的反击还没完全奏效,大胡子已经重新掌控了局面,他一边淌着血,一边将苏珊踩在脚下。似乎刚才一切的打斗都只是无足轻重的小插曲,大胡子从来没有流露出一点点的恐惧,相反,他还以胜利者的姿态对着地上的苏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在这样的笑容面前,苏珊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想到死亡的可能性之后,苏珊反而又一次冷静下来。

  从刚才的打斗中,她已经可以完全确认这不是一次入室抢劫,而她之前从未见过大胡子,大胡子对自己应该没有什么直接的杀人动机,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雇用了大胡子,派他来杀死自己。

  苏珊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至少,在死之前,她一定要知道那个藏在幕后的凶手到底是谁。她要给警方留下线索,死也不能放过那个家伙——她不再呼救,而是冲着大胡子质问:“谁派你来的?!”

  大胡子拒绝回答。但这种不甘的愤怒,激起了苏珊最后的求生欲,在被杀害之前,她感到自己全身都绷足了力量,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在大胡子下手前,她拼尽了力气,对着大胡子又抓又咬,大胡子被绊倒的那一刹,她立刻翻身上去,这一次,她的手里没有锤子,但她自己就是最有力的武器——

  苏珊一边疯狂地掐住大胡子的喉咙,一边大喊:“谁派你来的!再不说我就掐死你!”

  大胡子已经无法回答她。

  他的脸色渐渐发青。苏珊不敢松手,她的所有力气都压在了自己的双手上。

  终于,死亡与夜幕一起降临了。

  十几分钟的打斗过程是如此短暂又如此漫长。苏珊冲出门去报警,她的脸上还在淌血,身体还在发抖。她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大概知道是谁想杀死自己了。

  

  现场一角的血迹,留下了苏珊无限接近死亡的记录。

  大胡子的身份很快被警方调查清楚。

  他叫艾德(Edward Dalton Haffey),之前由于杀死前女友曾坐过9年牢。他还是一个瘾君子,根据法医的尸检报告显示,他死时体内含有大量可卡因。警方初步推断,艾德很有可能是吸食了大量毒品后去苏珊家偷东西,结果两人意外撞上了。

  但苏珊并不这样认为。

  首先,艾德并没有动家里任何值钱的东西,另外,艾德当时躲在卧室里,又把家里的窗帘拉上,分明是专门等她回来,然后出其不意杀死她。

  更重要的是,苏珊家安装了报警器,如果没有钥匙和密码,硬闯进她家,肯定会触发警报。可艾德为什么能进入她家而没有触发警报呢?肯定是有人给他开了门。

  这个人还能是谁呢?

  苏珊的丈夫迈克留下的那张纸条,显然并没有起到不在场证明的作用,反而有点欲盖弥彰。迈克知道家里的密码,能够在不触发警报的情况下打开门。事实上,当天的报警器记录上,的确记录了案发前迈克进屋的时间点。而警方随后的调查也证明了苏珊的怀疑。他们在艾德的背包里发现了一个笔记本,里面写着一句“给迈克打电话”,同时还记录了迈克的电话号码。

  

  艾德笔记本上有关于迈克的信息。

  

  迈克。

  迈克和艾德的关系也被挖出。他们在一个退伍军人的辅导小组里认识,当时,迈克已经对自己的妻子起了杀心,而艾德对杀人很有经验,也需要钱去买毒品,他们一拍即合。而讽刺的是,这个辅导小组还是苏珊推荐迈克去的。

  迈克和苏珊的婚姻很早就出了问题,在开始的甜蜜期过去后,苏珊发现迈克越来越频繁地表现出偏执、暴躁、反社会的倾向,他对一切都心怀不满,认为所有人都对自己充满偏见。苏珊开始以为这是迈克早年参与战争遗留下的心理阴影,尝试帮助他缓解这些压力,也帮他报名了辅导小组。但迈克依然固执己见,心理治疗没有很快见效,但高昂的花费让这个家庭捉襟见肘。久而久之,他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苏珊终于忍受不下去,提出了离婚。

  

  苏珊和迈克也曾经相爱过,当爱侣成为怨侣后,迈克却并不想放手。图源:《镜报》

  但迈克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尤其在他失业后,他更不能容忍失去生活中最后“可控”的这部分——他在纸条上写下的“我再也受不了了”,是他那段时间的口头禅——他不断警告妻子,离开自己的结果很可怕。

  然而苏珊那时候并不知道,迈克的意思,是让她死。

  

  迈克最终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2014年,他身患癌症,死在了监狱里。

  当苏珊回忆起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时,她这样说道:

  “当有人想要你死时,你感觉自己从未如此想活着。 我选择活着。 ”

  

  苏珊随后在医院里验伤。图源:《镜报》

  这是幸存者专栏介绍的第二位幸存者。苏珊与凶手搏斗时已经51岁了,她的经历非常特殊,但也有一些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

  · 锻炼身体,即使打不过也要跑得动

  前面介绍过,苏珊在急诊室工作了将近三十年,她打过交道的病人和家属不计其数。

  有一些病人因为病痛,挣扎得非常激烈,这种情况下,苏珊就必须要上前帮忙控制住病人,给病人打镇定剂,以便医生进行急救。医院也会定期培训,教他们各种技巧去控制住那些暴躁的病人,这些培训所形成的肌肉记忆,在危急情况下显得弥足珍贵。

  所以尽管苏珊已经51岁,但她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她的体力和耐力都很不错,苏珊和艾德的搏斗持续了十几分钟,如果苏珊平时从未做过相关训练或是锻炼,跟艾德这样一个人高马大的凶手缠斗,是很难保持住体力的。

  当然,如果我们遇到了强悍的凶手,并不鼓励大家在体力悬殊的情况下盲目进行对抗,如果有机会逃跑,第一时间远离危险是最佳选择。之前有看到商场中发生持刀伤人事件的新闻,在那种情况下,如果你的体能和凶手相差甚远,最好的选择就是尽快避开危险,离开现场,而不是站在原地观望。

  所以锻炼身体也是求生的基础技能,作为一个每天走路不到五千步的小编,在这里和小站的各位读者共勉……

  · 即使在绝境中,也要保持冷静

  在整个反抗的过程中,苏珊始终保持着思考。所以当艾德突然出现在门后时,尽管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被砸了几锤,但她很快就清醒过来,开始动脑子,尝试各种方式,抓住机会去反击。

  在回忆打斗的过程时,苏珊很多次描述艾德的眼睛,都用了“邪恶的眼神”这样的词语,可见当时在挣扎反抗时,苏珊同样充满了恐惧。但要活下去的决心,让苏珊爆发出了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力量。

  

  如今的苏珊已经退休了。

  在面对突发事件时,我们要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而不是手足无措,被吓懵后一动不动,只知道站着挨打。

  遇到危险时,第一时间确认危险来源,寻找出口或庇护所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自己预防危险的机制。比如入住酒店时,记得观察酒店的建筑平面图(一般都会挂在房间的门后),了解消防通道的位置;又比如感觉有人闯入自己的房子时,可以先离开房间再报警,不要轻易独自去确认——如果苏珊当时意识到了危险,并没有打开房间的门,而是直接报警或是离开房间,将门反锁,或许就可以避免这场惊险的恶斗。

  · 无论身处哪里,都要熟知多种报警方式

  苏珊的家里安装了报警系统,在这次危险事件中,却没有来得及触发。

  在整个搏斗过程中,苏珊的呼救也没有被邻居听到。一方面,紧闭的窗户和窗帘固然起到了隔音的效果;另一方面,苏珊除了靠自己大喊,也来不及利用其它设备进行报警,从而无法给凶手造成很强的震慑力。

  很多女生会在手机上挂一个小型的防身报警器,一旦启动就会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这也是一种快速吸引路人注意的方式。但如果是在偏僻无人的地方,这样的警报声或许不仅无法达到震慑的目的,还可能会激怒凶手,所以在手机上设置报警的快捷方式就显得非常重要。而在出国旅行时,不仅要记下当地的报警电话,最好再把当地的中国大使馆的电话也记下来,这样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也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帮助。

  那么,你还知道哪些在紧急情况下求助的方式呢?你认为在遇到危险的情况时,体力和脑力哪个更重要?欢迎在评论区分享给大家。

  参考资料

  [1]?A Hit Man Came to Kill Susan Kuhnhausen. SheSurvived. He Didn't.Beth Slovic

  [2]?A Hitman Tried To Kill Susan Kuhnhausen – So SheKilled Him Instead. Kara Goldfarb

  [3] I strangled thehammer hitman my husband sent to kill me,英国《镜报》,2012

  [4] 题图:电影《小岛惊魂》剧照,图片来自豆瓣

  本期编辑团: 主稿人-齐敬;编辑-包包;质检-天空;排版-CC

  本文系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从急诊室下班后,当了三十年护士的她,发现自己即将面对的是劈头而来的锤子……她能活着从自己家里逃出去吗?

  

  

  在医院急诊室当了三十年护士的苏珊(Susan Kuhnhausen)没有想到,疲惫而忙碌的工作结束后,她与死神的较量竟然还没有结束。

  下班后,她刚走进家门,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有人进过这间屋子。

  苏珊的直觉非常敏锐。横陈在桌上的一张纸条验证了她的判断。那是苏珊的丈夫迈克(Mike Kuhnhausen)留下的字迹:“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要去海边散个步。”

  如果是其他夫妻,这或许就是一段日常的小插曲。但对苏珊来说,这张纸条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因为她和迈克已经分居一段时间了。自从她提出离婚后,迈克始终无法接受这个决定,明明已经搬出去住了,每次闯入苏珊的住所依然如入无人之境。这次也是如此。

  苏珊感觉一股难以控制的怒火熊熊燃起。

  但毕竟是在腥风血雨的急诊室里待了这么多年,即使在盛怒之下,苏珊心中的警报依然没有解除。 她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其他异常。

  此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但屋子里的光线却显得有些过于暗淡。苏珊意识到,窗帘被拉上了。但是,每天早晨出门前,她都习惯把窗帘拉开再走——窗帘会是谁拉上的呢?难道是迈克?

  不,还有诡异的地方。卧室的门是关着的。

  苏珊有些好奇,打算推开门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种好奇,很快变成了恐惧——一个蓬头垢面、长发大胡子的陌生男人举着一把锤子正藏在门后,笑容满面地等着她,门一开,那把锤子便冲着她的脑袋呼啸而来。

  

  门后的大胡子,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图源:《镜报》

  

  和死神近距离接触的那一刹,很多人都会惊慌失措。

  即使内心早就有了警报,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大胡子还是瞬间从身体和精神上击倒了苏珊。他人高马大,大概有一米八,而苏珊只有一米六五,在大胡子的身高优势下几乎完全没来得及反抗。大胡子一边微笑着,一边疯狂攻击,苏珊感觉自己的头骨不断被锤子击中,血液喷溅而出。

  她本能地尖叫、呼救,但或许是距离太远、隔音太好,没有一个邻居听到她的求救。

  在极度的惊恐和无助中,一股奇异的平静感忽然向苏珊袭来。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长得像流浪汉的男人,其实和她在急诊室里遇到的那些喝多的、嗑药的、暴躁不安的病人和家属没有区别。她想起了岗位培训里的这样一条提醒——

  如果有人携带了武器,一定要尽可能靠近对方来降低伤害(If someone has a weapon, get close to them to limit the damage)。

  靠近对方。

  夺得武器。

  当血液还在继续喷溅的时候,苏珊已经下定决心自救。她一边试图躲开大胡子的攻击,一边冷静下来,试图接近那个挥舞的锤子。这看起来是一幕奇异的景象——被害人不仅没有往外逃跑,反而冲着凶手的方向逼近——在这间小小的卧室里,苏珊抱着不反抗就是死的念头,一边通过继续号叫求救干扰大胡子,一边在自己失血过多前争分夺秒地靠近他……

  忽然间,局势发生了逆转——苏珊成功把大胡子的锤子打脱手了。

  

  这把锤子上沾满了属于苏珊和大胡子的血迹。图源:参考资料1

  大胡子忍不住对苏珊赞叹了一句:“你很强壮!”

  但这不意味着他打算就此收手。相反,他的眼神里有一种野兽般的杀戮欲望,苏珊的反抗反而让他变得更为凶残——苏珊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大胡子绝不是什么偶然闯空门的流浪汉,他,就是 专门来杀死自己 的。

  苏珊飞快抢过地上的锤子,和发狂的大胡子扭打成一团。她记得父亲曾经告诉过她,如果你要用锤子发起进攻,那么最有杀伤力的部分,不是锤头,而是带有分叉的那个锤尾。有那么三四次,她成功地压在了大胡子的身上,用锤尾努力击打大胡子的脑袋。

  苏珊的体格,在女性当中的确已经属于比较强壮的类型了。但即便如此,大胡子依然拥有她无法匹敌的身体优势,苏珊的反击还没完全奏效,大胡子已经重新掌控了局面,他一边淌着血,一边将苏珊踩在脚下。似乎刚才一切的打斗都只是无足轻重的小插曲,大胡子从来没有流露出一点点的恐惧,相反,他还以胜利者的姿态对着地上的苏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在这样的笑容面前,苏珊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想到死亡的可能性之后,苏珊反而又一次冷静下来。

  从刚才的打斗中,她已经可以完全确认这不是一次入室抢劫,而她之前从未见过大胡子,大胡子对自己应该没有什么直接的杀人动机,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雇用了大胡子,派他来杀死自己。

  苏珊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至少,在死之前,她一定要知道那个藏在幕后的凶手到底是谁。她要给警方留下线索,死也不能放过那个家伙——她不再呼救,而是冲着大胡子质问:“谁派你来的?!”

  大胡子拒绝回答。但这种不甘的愤怒,激起了苏珊最后的求生欲,在被杀害之前,她感到自己全身都绷足了力量,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在大胡子下手前,她拼尽了力气,对着大胡子又抓又咬,大胡子被绊倒的那一刹,她立刻翻身上去,这一次,她的手里没有锤子,但她自己就是最有力的武器——

  苏珊一边疯狂地掐住大胡子的喉咙,一边大喊:“谁派你来的!再不说我就掐死你!”

  大胡子已经无法回答她。

  他的脸色渐渐发青。苏珊不敢松手,她的所有力气都压在了自己的双手上。

  终于,死亡与夜幕一起降临了。

  十几分钟的打斗过程是如此短暂又如此漫长。苏珊冲出门去报警,她的脸上还在淌血,身体还在发抖。她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大概知道是谁想杀死自己了。

  

  现场一角的血迹,留下了苏珊无限接近死亡的记录。

  大胡子的身份很快被警方调查清楚。

  他叫艾德(Edward Dalton Haffey),之前由于杀死前女友曾坐过9年牢。他还是一个瘾君子,根据法医的尸检报告显示,他死时体内含有大量可卡因。警方初步推断,艾德很有可能是吸食了大量毒品后去苏珊家偷东西,结果两人意外撞上了。

  但苏珊并不这样认为。

  首先,艾德并没有动家里任何值钱的东西,另外,艾德当时躲在卧室里,又把家里的窗帘拉上,分明是专门等她回来,然后出其不意杀死她。

  更重要的是,苏珊家安装了报警器,如果没有钥匙和密码,硬闯进她家,肯定会触发警报。可艾德为什么能进入她家而没有触发警报呢?肯定是有人给他开了门。

  这个人还能是谁呢?

  苏珊的丈夫迈克留下的那张纸条,显然并没有起到不在场证明的作用,反而有点欲盖弥彰。迈克知道家里的密码,能够在不触发警报的情况下打开门。事实上,当天的报警器记录上,的确记录了案发前迈克进屋的时间点。而警方随后的调查也证明了苏珊的怀疑。他们在艾德的背包里发现了一个笔记本,里面写着一句“给迈克打电话”,同时还记录了迈克的电话号码。

  

  艾德笔记本上有关于迈克的信息。

  

  迈克。

  迈克和艾德的关系也被挖出。他们在一个退伍军人的辅导小组里认识,当时,迈克已经对自己的妻子起了杀心,而艾德对杀人很有经验,也需要钱去买毒品,他们一拍即合。而讽刺的是,这个辅导小组还是苏珊推荐迈克去的。

  迈克和苏珊的婚姻很早就出了问题,在开始的甜蜜期过去后,苏珊发现迈克越来越频繁地表现出偏执、暴躁、反社会的倾向,他对一切都心怀不满,认为所有人都对自己充满偏见。苏珊开始以为这是迈克早年参与战争遗留下的心理阴影,尝试帮助他缓解这些压力,也帮他报名了辅导小组。但迈克依然固执己见,心理治疗没有很快见效,但高昂的花费让这个家庭捉襟见肘。久而久之,他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苏珊终于忍受不下去,提出了离婚。

  

  苏珊和迈克也曾经相爱过,当爱侣成为怨侣后,迈克却并不想放手。图源:《镜报》

  但迈克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尤其在他失业后,他更不能容忍失去生活中最后“可控”的这部分——他在纸条上写下的“我再也受不了了”,是他那段时间的口头禅——他不断警告妻子,离开自己的结果很可怕。

  然而苏珊那时候并不知道,迈克的意思,是让她死。

  

  迈克最终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2014年,他身患癌症,死在了监狱里。

  当苏珊回忆起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时,她这样说道:

  “当有人想要你死时,你感觉自己从未如此想活着。 我选择活着。 ”

  

  苏珊随后在医院里验伤。图源:《镜报》

  这是幸存者专栏介绍的第二位幸存者。苏珊与凶手搏斗时已经51岁了,她的经历非常特殊,但也有一些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

  · 锻炼身体,即使打不过也要跑得动

  前面介绍过,苏珊在急诊室工作了将近三十年,她打过交道的病人和家属不计其数。

  有一些病人因为病痛,挣扎得非常激烈,这种情况下,苏珊就必须要上前帮忙控制住病人,给病人打镇定剂,以便医生进行急救。医院也会定期培训,教他们各种技巧去控制住那些暴躁的病人,这些培训所形成的肌肉记忆,在危急情况下显得弥足珍贵。

  所以尽管苏珊已经51岁,但她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她的体力和耐力都很不错,苏珊和艾德的搏斗持续了十几分钟,如果苏珊平时从未做过相关训练或是锻炼,跟艾德这样一个人高马大的凶手缠斗,是很难保持住体力的。

  当然,如果我们遇到了强悍的凶手,并不鼓励大家在体力悬殊的情况下盲目进行对抗,如果有机会逃跑,第一时间远离危险是最佳选择。之前有看到商场中发生持刀伤人事件的新闻,在那种情况下,如果你的体能和凶手相差甚远,最好的选择就是尽快避开危险,离开现场,而不是站在原地观望。

  所以锻炼身体也是求生的基础技能,作为一个每天走路不到五千步的小编,在这里和小站的各位读者共勉……

  · 即使在绝境中,也要保持冷静

  在整个反抗的过程中,苏珊始终保持着思考。所以当艾德突然出现在门后时,尽管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被砸了几锤,但她很快就清醒过来,开始动脑子,尝试各种方式,抓住机会去反击。

  在回忆打斗的过程时,苏珊很多次描述艾德的眼睛,都用了“邪恶的眼神”这样的词语,可见当时在挣扎反抗时,苏珊同样充满了恐惧。但要活下去的决心,让苏珊爆发出了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力量。

  

  如今的苏珊已经退休了。

  在面对突发事件时,我们要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而不是手足无措,被吓懵后一动不动,只知道站着挨打。

  遇到危险时,第一时间确认危险来源,寻找出口或庇护所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自己预防危险的机制。比如入住酒店时,记得观察酒店的建筑平面图(一般都会挂在房间的门后),了解消防通道的位置;又比如感觉有人闯入自己的房子时,可以先离开房间再报警,不要轻易独自去确认——如果苏珊当时意识到了危险,并没有打开房间的门,而是直接报警或是离开房间,将门反锁,或许就可以避免这场惊险的恶斗。

  · 无论身处哪里,都要熟知多种报警方式

  苏珊的家里安装了报警系统,在这次危险事件中,却没有来得及触发。

  在整个搏斗过程中,苏珊的呼救也没有被邻居听到。一方面,紧闭的窗户和窗帘固然起到了隔音的效果;另一方面,苏珊除了靠自己大喊,也来不及利用其它设备进行报警,从而无法给凶手造成很强的震慑力。

  很多女生会在手机上挂一个小型的防身报警器,一旦启动就会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这也是一种快速吸引路人注意的方式。但如果是在偏僻无人的地方,这样的警报声或许不仅无法达到震慑的目的,还可能会激怒凶手,所以在手机上设置报警的快捷方式就显得非常重要。而在出国旅行时,不仅要记下当地的报警电话,最好再把当地的中国大使馆的电话也记下来,这样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也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帮助。

  那么,你还知道哪些在紧急情况下求助的方式呢?你认为在遇到危险的情况时,体力和脑力哪个更重要?欢迎在评论区分享给大家。

  参考资料

  [1]?A Hit Man Came to Kill Susan Kuhnhausen. SheSurvived. He Didn't.Beth Slovic

  [2]?A Hitman Tried To Kill Susan Kuhnhausen – So SheKilled Him Instead. Kara Goldfarb

  [3] I strangled thehammer hitman my husband sent to kill me,英国《镜报》,2012

  [4] 题图:电影《小岛惊魂》剧照,图片来自豆瓣

  本期编辑团: 主稿人-齐敬;编辑-包包;质检-天空;排版-CC

  本文系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